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热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九周年!
查看: 577|回复: 0

鹰犬野渡:经济学术语折射的刀光剑影

[复制链接]

195

主题

9947

帖子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1907
发表于 2020-3-4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旗扬 于 2020-3-4 11:19 编辑

鹰犬野渡:资本主义总危机之六


经济学术语折射的刀光剑影
——宏观经济学与微观经济学

   市场经济时代,不懂经济学,政治学就是一头雾水。常常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这是经验,也是常识。公司破产了混得不好就怪社会,这也不是大事,关键是没卵用,对吧。也没人会因之多看您一眼。不懂经济学的政治学,或被社会毒打后的反射型政治学,其实是与自己作对,玩着玩着就把自己玩死了,且不知是怎么死的,好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说实话,也没人在意,哪天不死人,死的人多了去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作个社会学的分析,这大概也算是传说中的乌合之众吧。好多年以来,大概几十年吧,有一类乌合之众与以前的乌合之众是有区别的,以前的乌合之众主要是指没有知识没有经验,这是没办法的一群,现在这一类的乌合之众并不是没有知识,而是缺乏经济学专业知识,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经济社会,这一类的乌合之众中的很多人,可能在其它领域有着丰富的专业知识与经验,是砖家,这类人有个情况,就是喜欢跨学科。在其本学科是内行,自然不可能是乌合之众了,但一跨学科就扯着蛋了,成为了一个崭新的乌合之众,彼等自信满满地认为自己在经济学与政治学方面也是“知识权威”,于是一本正经地说着逻辑严密内容丰富的外行话,很了不得的样子,吓着自己的同时,也吓到了别人。还有一类只有片面的经济学专业知识,也就是说,专业知识学得不好,属于班里的差生类,却还自以为是学霸,成天瞎逼逼,一考试就是红灯笼,照得脸红得猴屁股似的。也就是说,这是一群自以为不是乌合之众,认为别人是乌合之众的乌合之众。按西式的逻辑,给起个西式一点的名吧:新乌合之众。
   经济危机是经济学研究的要点,或者可以这样说,是现代经济学的起点,尤其是宏观经济学。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本·伯南克将1930年美国大萧条称之为依旧无法触及的“宏观经济学圣杯”。以为西方现代经济学是从不在宏观方面进行研究,只强调微观、张扬个性,是无知的表现。强调微观、张扬个性,在西方社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无知,成为乌合之众的光荣成员。无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怕无敌。无知者无畏,也就无敌了。中国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文学艺术与哲学是社会显学,经济学专业几乎没有,宏观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被政治学了,而不是经济学,或者只有极少数人有这个能力以经济学的方式去阅读。文学艺术与哲学是社会显学,是社会落后,经济不发展的标志,这是无可厚非的,差不多算是社会自然现象,因为其社会成本低。本世纪初是个分水岭,经济学逐渐成为了社会显学,经济学专业一年又一年的成为高考、考研热门专业。开始时侧重的是微观经济学的研究,时间长达几十年,十九大后宏观经济学才有逐渐成为主流的趋势。西方发达国家包括日本,上世纪三十年代是一个分水岭,三十年代后,与微观经济学相比较,宏观经济学的凯恩斯学派成为主流,几乎一统天下。苏联则不必多说了,情况大家都知道是宏观经济学的马克思主义学派。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中国式“告别宏大叙事”这类微观经济学引发的文化运动,同样是因为经济活动落后在文学艺术、哲学领域的反映,小情小调很有味道的样子,是认识能力低下的发映,鼻子面前的东西容易看见一些,但是随着微观经济学的发展,便会在挫折与折磨中融入到宏观经济学的范畴,这是规律。虽是折腾几十年,时间却也不算长。也不存在浪费不浪费感情的事。浪费一点也没啥大不了的,不差这一点。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学发展历程,也是这样的。古典经济学的主体是属于微观经济学的范畴,而凯恩斯主义——货币主义就是属于宏观经济学范畴,且是杰作。批判现实主义是宏观经济学在文学艺术领域的伟大反映。这大概是宏观与微观的历史辩证法。现代主义文学艺术的发生,主要是在欧洲,原因很简单,北美洲兴起了,欧洲失败了,宏观与欧洲没啥关系了,被打缩回去了。布林顿森林体系与欧洲有关系么?如果说有关系,则是被有关系。于是只能呻吟呻吟,呻吟呻吟也不犯法的。北美洲文学艺术是学欧洲的,所以没什么大的特点,北美洲人也不大当回事,但电影不一样,好来坞电影对吧,北美风格,健康豪迈,大家都喜欢。几十年来,经济学发展则更快。经济社会嘛,经济动物嘛。苏联不算是欧洲吧,也不会有欧洲的毛病,脊梁被打断了,所以是苏联的小说,美国的电影,才是配得上中国气派的形式。当然还有美苏经济学。美苏中是二战后,世界上三个仅有的有宏观能力的国家,这是很明显的一致。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中国的文学哲学艺术,也学欧洲的呻吟,则是莫名其妙。画虎不成反类犬,这句话并不合适,画断脊虎不成反类犬,这句话形容才是恰当的不过份的。研究一下,也许是反射式政治学在文学哲学艺术领域的反应,自一九四九年后,中国社会进步太快,很多人出现了严重的晕车现像,于是出现反射式政治学,于是形成了集体性的新乌合之众群体,大概是这样吧,不然算是什么呢?四九年以来,中国日新月异嘛,要学也要学北美嘛,尤其是电影,虽然基础不同,但政治经济曲线差不多啊,甚至中国的经济曲折更好啊,莫名其妙学欧洲。难道这些人的脊梁骨也被打断啦?或者天生就是断的,胎里坏?或者是晕车晕出了幻觉,以为自己是鼻涕虫,以无脊为美?“告别宏大叙事”在网络时代早已被嘲笑成一堆垃圾,传统作家新乌合之众式自恋式的无病呻吟,莫名其妙的喃喃自语,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很有调调的样子。理性地考察一下,好像也没谁对不起他,赶上了一个超级大牛市,真的是如此的痛不欲生?不就是晕个车嘛,真的有这样欲仙欲死的神效?超级大牛市能与超级大熊市同呼吸共命运?真是理解不了,对吧。或者说是,思维正常的人是理解不了的。如此,也早已沦为无人关注的草青。爱谁谁,大家也不是很熟,你且自搓自乐吧。新一代的宏大叙事,早已在网络经济学大V们的笔下发展壮大,转而影响了半官方的经济学观念的表达,很多优秀而杰出的学者早已与网络经济学大V们早已达成宏观共识,先于官方学术进入到宏观阶段,而网络作家笔下的各类小说,则是网络经济学宏大叙事在文学领域的激烈回响与共响。有哪本网络小说不是宏大叙事的结构?狄更斯的远大前程,则更是网络小说的共同主题,否则哪有人看啊,这也说明数以几亿计的读者,我们这个社会的时代主体,早已在现实经验中积累了宏观性审美:健康雄壮、生机勃勃。网络文学才是我们时代的文学,与政治经济曲线相一致,这才是超级大牛市的调调嘛。贫道相信,以后会更精彩的。苏联小说,美国电影,中国网络文学,三强鼎定,这才像个样子嘛。苏联小说已失去了继承者,俄罗斯哪里写得出苏联小说,有那气派吗?文化方面现在只剩下两强了,美国电影,中国网络小说。

   贫道很喜欢伯南克这个说法:对大萧条的研究是“宏观经济学圣杯”。对三十年代大萧条的研究可以说是汗牛至死,贫道认为这其中有三本书特值一读。全读好像是容易死人的。第一本是伯南克的《大萧条》,第二本是罗斯巴德的《美国大萧条》,第三本是弗里德曼的《美国货币史》。为什么?一是写这三本书的都是牛人,二是这三人中,伯南克与弗里德曼是货币主义学派的代表人物,罗斯巴德则是新自由主义继米塞斯和哈耶克后的代表人物。反正都是牛人,有代表性。这三本书也可以说是新自由主义——货币主义对大萧条的研究。其中两本是一类,伯南克的《大萧条》与弗里德曼的《美国货币史》,这是货币主义的玩意,另一类则是罗斯巴德的《美国大萧条》。先说罗斯巴德,罗斯巴德是“无政府资本主义”一词的创造者。罗斯巴德的自由意志很有意思。罗斯巴德认为“每个人都不能先行侵略其它任何人”,罗斯巴德认为政府征收税赋是一种盗窃行为,因为这是政府在未经他人同意下便强行夺取其的财产的行为。他也认为征兵制度是一种奴役制度、而战争则是屠杀行为。罗斯巴德也反对强迫性参与陪审团的义务、也反对强迫性的精神医院治疗。
   再仔细看一下罗斯巴德的自由意志,品一品,是不是很有意思?也就是说,政府连守夜人与倒尿壶的都不是了,什么大政府小政府,都是屁话,没政府才是最好。像不像疯人院里跑出来的?或者说是写幻想小说的?也算是奇才。罗斯巴德这种奇才在经济学领域,也不是个别,而是很多。不是说学经济学的都是帐房先生的风格,不是的,奇才很多。从哲学上看,罗斯巴德是哈耶克的必然发展,所以学界将罗斯巴德看作新自由主义继哈耶克之后的代表人物,是有道理的。贫道在本系列之五中说,哈耶克的那套玩意就是神学,大概很多哈粉是有意见的,可能意见还不小,还很大,看看这个奇才,似乎也能证明贫道的说法,还算是比较理性的吧。算了算了,不扯了,那贫道就换个现代一点的词叫先验主义。这词看上去有学问一点。先验主义通俗一点讲也是神学,二者有的只是形式上的区别而已,从逻辑学角度看,二者是一样的。什么叫先验主义呢?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先入为主。几十年来,不少新乌合之众——中国学人常用先入为主这个词来界定马列主义。贫道说的先验主义就是这个层面上所说的先入为主。这些人是用先验主义的东西,用宗教的东西,从微观方向来验证马列主义,所以不需要讨论与辩论,也不需要实践证明,只需要“认定”。因为神是正确的,所以马列不可能是正确的。新乌合之众嘛,很有意思的,很有腔调的。
   毫无疑问,在中国罗斯巴德的影响是不如哈耶克的。罗斯巴德是谁,大概没几个人知道,而哈粉则很多。为毛呢?从社会学方面说,罗斯巴德是个奇才型“畅想”型人物,“畅想”型的经济学人,非扇动型政治人物。也没谁会将其“无政府资本主义”当回事,当然少数神经特大条的需除外。非如此不足以适应其神经,余量怎么办?刺激但不够刺激。总之,罗斯巴德与戈培尔大师没有什么共同之处,不适合新乌合之众,而哈耶克行,不是一般的行,而是很行。《通往奴役之路》,名字就很戈大师,很适合新乌合之众,很有激情的样子,总之够刺激。存在即真理,这是半句话,后面还有。即使是这半句话,也是有一定道理的。贫道研究东西,不喜欢只研究其不好的一面,也总是从存在即真理这一原则出发,努力的看一看其好的一面:择善者而从之嘛。
   哈耶克、罗斯巴德这条线的新自由主义,还有一词叫奥地利经济学派,再上溯一下,有个著名人物米塞斯。在这分了叉,奥地利学派不只是新自由主义风格。奥地利学派的学术核心是边际价值论,据说与劳动价值论,并列是经济学的两大价值论。奥地利经济学派在中国学界政界,还是有很多粉丝的。也即,奥地利经济学派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分了叉,分成二类,一类是哈耶克这一类,属于政治学的一派,而米塞斯这一类,是属于经济学理论派。米塞斯这一类的研究方向是试图用数学公式表达经济学公式,著名的经济学“边际革命”更是这一派引发及推动的,最终发展出边际价值论体系。这个体系还在发展。于是中国的奥地利经济学派粉丝差不多也分成两类,一类是政客式的哈粉,一类是经济学式砖家。“需求导向的价格理论、强调完全竞争、强调微观经济、集中关注边际效用”等等名词,是不是经常在官方文件里看到?是不是经常在经济学砖家的口中听到?这就是奥地利学派的贡献与影响。很多新乌合之众,在反射型政治学的作用下,以骂中国官方为使命,且沿用的是泼妇骂街式的旧乌合之众的骂法,略分析一下,其实是中国奥地利学派的政客式哈粉,骂奥地利学派的中国经济学式砖家。是不是有时空错乱的感觉?要骂也要加点技术含量不是?都二十一世纪了,都是接受过义务教育的。这样做,难道只是为了证明中国义务教育的失败?进而,咱们通过这一明确分类解剖,这些新乌合之众骂的又是谁呢?是其白爹吧。且是断了脊梁只能躺在躺椅上的白爹——《追忆逝水年华》的白爹。真的不怕其白爹生气?胆真够肥的。无知真可怕——计划经济的福利标准,新自由主义的政治法则,理性分析遇之则溃。
   中国的绝大多数哈粉是不知米塞斯其人的,而经济学人不知米塞斯,那就是笑话了,经济学砖家们一般是知道的。米塞斯1920年春发表了一篇题为《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经济计算》的石破天惊之作。尽管该文篇幅不长,却言简意赅阐述了社会主义经济存在的核心问题:取消了商品和货币,就不仅不可能有真正合理的经济计算,而且根本不可能有一个高效率的经济机制,算是从理论上否认社会主义有实行经济计算和合理配置资源的可能性,至少是重重一击吧。现在中国的中央文件是不是总是冒出“合理配置资源”之类的词?厉害不厉害?很厉害的。这是自马克思经济学理论诞生后,资本主义经济学理论家第一次从正面对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发起挑战。而这一研究方向也成为了奥地利学派学术研究的主要方向:边际价值论的研究。请注意是价值论噢。1922年的《社会主义》一书中,米塞斯指出,没有自由市场,就没有价格制度,就不能进行经济计算。经济计算问题注定了中央计划者永远无法正确的计算复杂万分的经济体系的运作。由于失去了价格机制,政府根本无从得知市场需求的情报和信息,而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中央计划体制的失灵以及经济的低效率乃至瓦解。吓傻了吧,手脚乱颤魂飞魄散了吧。精彩不精彩?精彩。中国网络上的那些很激情很容易兴奋的左派——计划经济爱好者们,在这个问题上基本是无知的,也同样是无敌的——说好了是毛泽东思想,但怎么看怎么像是斯大林主义呢?用经济学这面镜子一照就照出来了。宏观经济学就有这问题,你回避不了,实践会打你脸。有什么好激动的呢。何况年岁也都不小了,很激动的样子,好像有点看不懂。

  奥地利学派重要经济理论家兰格认为,使社会主义者系统地研究这个问题的功劳完全属于米塞斯教授,“米塞斯教授的画像应当在社会化部或在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央计划局的大厅里占一个光荣的位置”。贫道赞同兰格的看法:精彩绝伦,石破天惊——米塞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宏观经济学的局限性及其理论边界,不只是苏联式计划经济。而是宏观经济学。贫道不知道中国的国务院里有没有米塞斯的挂像,贫道认为应该挂上。当然贫道的说法肯定是不会有人当真的,呼呼。哈耶克当时是一个年轻的社会主义者,是否狂热贫道不得而知,不过从《通往奴役之路》的风格,可以推导一二,当然这个推导肯定是不周延的。哈耶克在为米塞斯1978年再版的这本书所写的序言中说:“《社会主义》一书在当时震惊了我们整整一代人,而且我们只是渐渐地和痛苦地才相信了这部论著的核心命题。”很激动的样子。于是哈耶克终于找到“真理”了,与社会主义为敌成了他的理论自觉: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而已。至少看上去像是这样的情况。至少有点吧。这样我们就弄清了《通往奴役之路》的理论泉源是米塞斯,除了加上了煽情这一非经济学元素外,对经济学鲜有贡献。难道哈耶克是学艺术表演专业的?也即奥地利学派的政治派的理论基础是来自经济理论派,米塞斯从理论上证明了中央计划经济不能解决资源的合理配置问题。虽然已过了近一个世纪,贫道仍为其逻辑上的严谨和思想上的睿智所吸引。这个证明有着巨大的历史贡献,尤其是对社会主义经济学理论的丰富与发展有着巨大的历史贡献。当然这是贫道的浅见。虽然如此,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派,边际价值论则因其所属的微观经济学属性,是没有可能成为经济学的主体的,即使在欧美同样如此。而这个常识性的认识,在奥地利派粉眼里是稀缺的,不论是官方的还是民间的,不论是哈粉,还是奥地利理论学派理论家自身,都是如此。总的来说,都是些体育成绩好过主科成绩的年级差生。没有宏观骨架只有微观的血肉,那是鼻涕虫。
  从理论到理论,不只是普通人,即使是专业人士也容易晕了头,从专家变成了砖家。比如吴“市场”之类的砖家,就是在这个从理论到理论里晕了头,云里雾里失去了方向,与哈耶克这类人没多大区别,一篇文章就足以使其浑身发抖手脚乱颤地改变了信仰,何其幼稚。从理性人这个角度看,这些人是不是太不理性了?还张口闭口理性人,难道是想证明自己幽默细胞的丰富?这类人的特点是不是看上去很像传统的乌合之众?在理性人看来,就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驴逼插马吊,甚至是不是还不如传统的乌合之众?也就是说贫道所说的新乌合之众是完全可以包括吴“市场”之类的所谓专业人士滴?点点文字,几道数学题就绕昏了头,丢不丢脸?连宏观与微观的区别都分辨不清,还谈什么经济学研究丢不丢脸?成天瞎逼逼,成绩差也不能差得这么理直气壮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到实践中去看,到历史中去看理论,而不能在文本中看理论。这道题好像不难啊。理论再完美,没有用,也只是一堆漂亮的屁话,这个都不晓得?驴头不对马嘴地以微观的工具进行宏观的观察,拿显微镜作望远镜,这就是奥地利学派基础性的理论无知。新乌合之众里的精华,也就是那些砖家是从文本中去认识世界的,且与其祖师爷一样用错了工具。精华尚且如此,其它更何以堪。发自内心的激动表情,是可笑还是搞笑?当我们的视野回到历史现实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历史上的米塞斯虽然写出了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局限性的宏论,但当时并没有什么人理会其理论的独到性,正如哈耶克以“碰磁”的方式与凯恩斯进行的辩论,并不能对欧美社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或者说,当时根本就没几个人将哈耶克的“碰磁”当作一回事,这是谁啊,胡说八道什么?或者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有辩论这回事。哈耶克获诺奖,那是因为苏联倒台有功而得,不是因为其经济理论有个毛。苏联砖家们将微观作宏观,把显微镜当望远镜,不但没有挽救其危机重重的经济,反而使其经济崩溃,进而苏联瓦解,这是经济学之功还是过?回答这个问题好像没难度。当然在政治学战略学上是于资本主义有功的,这个需要说明,所以资产阶级给其发个诺奖也可以的,但和平奖更合适。凯恩斯主义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才是二战以后,欧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框架,是罗斯福新政使得美国走出长期萧条的泥潭,而不是奥地利学派的边际价值理论。资产阶级是在实践中,是从历史经验中认识世界的,米塞斯的理论再好,不能解决当时欧美面临的实际问题,有什么用?被边缘化是自然的事。抛媚眼给瞎子看?自然没人理会。资本主义社会缺少的不是微观,而是宏观难得。微观有余,宏观不足。资本主义的根本问题,不在微观,而在宏观。资本主义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的根源在宏观,不在微观。
  话说因为抗美援朝战争失败后,美国又陷进了越南战争,大概是想扳回来。从北部湾事件开始算起,一共打了十一年,把美国经济打崩了,也把布雷顿森林系统打崩了。德法日等国在国际金融市场大量抛售美元、抢购黄金和其他硬通货,半个多月中,美国的黄金储备流失就超过14亿美元。1968年3月14日一天中,伦敦黄金市场的成交量达近400吨的破纪录数字。这次挤兑黄金是法国带的头。为毛是法国带头呢?五常之一,核弹、氢弹都有,呵呵。得有地位有实力才行。法国的氢弹技术据说是于敏构型。看上去腹黑了些,腹黑了些,不必当真。尼克松就来中国请教哲学问题了。这个时间节点,反反复复在贫道的文论中出现,为毛呢?因为它太重要了,在贫道看来,这便是现代世界的历史转折点,89年与2008年这两个重要的历史节点,都是在69年这个历史转折点基础之上发生的,更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起点。从四九算起,这几个重要的时间点之间,相差的差不多都是二十年,莫非其中有着什么经济学的奥秘?不是三十年,而是二十年?还有十年哪去了?贫道有些不解。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正是在这一年,贫道穿越时空来到了这个世界,从这一点看,可称为元年。嚯嚯嚯。老啦老啦,发苍海一声啸。

   政治是建立在经济这个基础之上的,历史性的政治变化必然导致经济格局发生巨变。或者说,历史性的政治变化是应经济格局巨变的需要。也就是说,尼克松到中国来见毛,谈的实质是经济学问题。毛是稳坐在书房里,半部论语治天下的样子,一回回给尼克松这些欧美的好学之士开免费公开课,有教无类嘛。毛是做教员的。四个伟大,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教员。为毛不是咱颠颠地跑去华盛顿,如赫鲁晓夫等辈一样?而是尼克松这些好学生不远万里来中国求学取经呢?在经济学上又如何解释呢?关于这一点,好像没有一个象样子的经济学说法,是吧。既然没有,贫道就要忍不住要技痒一下了。人云亦云太不过瘾啊。红楼梦里说,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好处。毛好像也常引用这句话。在经济学上,道理也是一样的。老美的看家法宝布林顿森林体系都完蛋了,难不难?这还不难,那什么叫难呢?要知道这可是老美修炼了二百年,打赢了一战二战,才修炼出的看家法宝,就这么完了,还不难?老苏二十年后所遇到的困难,据贫道看,也不比老美看家法宝被打崩掉时更困难,或者说是小得不能相提并论。还是那句话,好日子过多了,不会过日子了。从经济学方面看,就是老美的宏观经济体系被打崩了,中国呢,很好啊,至少没大问题,至少比老美好。资本主义社会可是宏观难得啊。虽然中国当时很落后,但在落后这个层面上,宏观经济体系运转良好啊。绝对的好,永远没有,只可能有相对的好。可见,从经济学角度看,阶段性地看,穷也不好,富也不好,经济体系运转良好,才是好。这个好像有点超经验,不太容易懂。不懂就放这吧,也没啥事,只说咱们既然情况很好,那干嘛上赶着去老美那做客去请教呢?没必要,是吧。
   大国之间,是有一些讲究的,这种讲究绝不是什么穷讲究。远的不说了,比如咱大清前期对待欧夷诸邦,仍是上朝天国之类的礼仪就不说了,就说近的赫鲁晓夫去华盛顿参拜,那就是丢份的事,冷战一方的领袖老大,跑去敌对阵营搞朝拜了,一众小兄弟怎么看?做老大的也不是想怎么就怎么滴,人在江湖都不自由。话说毛只出过两次国,第一次被气得够呛,有求于人嘛,遇到的也是牛人斯大林,牛人对牛人。第二次去是因为赫鲁晓夫位置坐不稳了,是给赫鲁晓夫压阵去了,后来就再不出去了。这里面讲究大了。尼克松跑到中国来,与赫鲁晓夫去华盛顿是一样丢份的。赫鲁晓夫去华盛顿与尼克松到中国来,看似都是谈政治的,实际上都是谈经济,是经济遇上大问题了,要想办法解决问题。与尼克松一样,赫鲁晓夫不是没脑子,而是没办法。赫鲁晓夫时期苏联遇到的经济问题,好像也没人谈过,一般是说其政治出现问题了,东欧不稳,实际上是经济问题导致了东欧不稳。如果经济运转良好,就是有问题,也是小问题,相逢一笑泯恩仇,该吃吃,该喝喝,这个咱们这些吃货最懂的。什么经济问题呢?就是米塞斯的宏论所论及的计划经济局限性,也即苏联的微观经济因为宏观经济的发展没有跟上。苏联经济因微观经济的不发展而导致宏观经济出现了严重的失衡。后来的军备竞赛就是令其更失衡。在这一点上,与美国正好相反,尼克松跑到中国来,那是因为宏观经济结构被打爆了,而微观经济再好也无法支撑美国经济的正常运转。从这两个拜访,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经济规律,不论姓资还是姓社,宏观经济与微观经济都要保持动态平衡,一旦失衡,便会产生重大的结构性的政治经济危机。进而我们又可以得出一个经济规律:社会主义社会也是会因为宏观与微观经济失衡而导致重大的经济危机的,乃至是可能因之亡党亡国的。社会主义社会不会发生经济危机是假说,事实证明是错的。这个传统的经济学观点是鸦片是麻醉剂,不是好东西。再进而又可以得出一个规律,资本主义经济体宏观难得,社会主义经济体微观难得。也即奥地利体系经济理论派,市场价格形成机制理论对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有着重要的不可或缺的意义,而其对资本主义社会,则鲜有作用。所谓补不足而损有余。资本主义是市场有余计划不足,出问题总是出在宏观上。
   话说三大国,中美苏六九年阶段,从经济学基础理论宏观微观辩证关系中,可以看出,看似经济状况最差的,实际是相对而言,却是最好的。而大家都认为应该是最好的美国,却是事实上最差的。都是有身份证的人,不是情况糟透了,谁会到北京来啊。或者去华盛顿。眼见并不为实,如果眼见便为实了,那还要理论干嘛呢?狭隘的眼见为实,宏观的问题看不清时,所谓的微观,就是也只能是鼠目寸光。鼻头的白斑,越看越大。当时中国经济的运转良好,或者说是相对于美苏好一点,是天上掉下来的?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不是的,56年就总结出来的《论十大关系》,就是针对计划经济的宏微观经济失衡情况的。但仅有此,贫道认为还是不够的,但有一些总比没有好,特别是在经济相对低速与结构相对简单的条件下是管用的。虽然如此,时间一长,发展得越快,微观的问题还是会越大,大干快上是良好的愿望,其导致经济结构失衡只会越来越严重,故不得不用十年时间来探索微观之路。十年探索的结果,贫道认为,就是改革开放,在坚持宏观经济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微观经济,几十年努力,逐渐建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总体框架结构,四梁八柱,初步建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贫道认为,既使是在十年探索阶段里,中国的经济运转依然是不错的,有些部门,尤其是工业部门看似增长减速,实际上这种减速,导致的结果必然是整个经济系统的相对平衡,而不可能是相反。真正懂经济的才能看得懂,想得明白。而朝鲜这些年来,从经济方面看,在重重压力下,用的就是某些工业部门相对发展减速,来保持经济正常运转的这个办法。这大概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现在已谈不上先进了,于十年探索期时,仍是杰作,苏联最困难的时候,也是可以学这个办法的,但没学,用了坏办法,然后就不玩了,倒了,过好日子去了。同样,贫道认为开放初期,是某些工业部门的增速过快,而导致几年后的经济大调整与政治小波动的原因。很多事件,咱们还是要深入到其最基础的层面上找原因,才能有透彻的认识。不然世像就是万花筒。
   狭隘的政治正确是错误。苏联式计划经济不是招牌菜,没什么好维护的。苏联瓦解的经济学原因,应该说贫道已经分析清楚了,而中国改革开放成功的原因,从最基本的方面,应该也说清楚了。当然苏联如果有艰难行军的精神,还是能够不瓦解的,与哈耶克一样,轻易地换了旗帜,得道成仙了。以试点形式逐步引入微观市场机制,使得微观与宏观逐渐形成动态平衡,是改革开放成功的重要经验,动作快了不失衡是不可能的,动一动适应一下,再动一动适应一下,这样人才受得了,没几个人是运动员的体质,怎么翻都没事。也即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理论,在苏联导致的结果是失败,在欧美则是无用,只有在中国才发挥出其巨大的理论效能。中国的哈粉,那些新自由主义者,那些黄皮白心的新乌合之众们是不是有点欲哭无泪,欲仙欲死的赶脚?喂喂,醒醒,又哭晕过去一个。节哀啦节哀。不至于啊——
   贫道再话说一回。话说尼大侠回朝后,便建立牙买加体系。不是黄金出问题了吗,那咱就不用黄金,用纸币。这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巨大历史跃进,好吧,这样说,人民币也是纸币,这个内在的含义,大家就都明白了。不只是欧美七国实现了这一跃进,还有中国。其它国家有没有实现这一跃进?你可以跃进,但需在不摔死的前提下。很遗憾的告诉大家,其它国家都摔死了。有些国家的纸币看上去没摔死,不过是待摔死。何时摔死,就看老美的需要。透彻一点说,只有两种纸币实现了这一跃进,一是美元,一是人民币。其它的都是寄生于这两种纸币之上的,是被跃进的。所以一个被称为美元体系,一个是事实上的人民币体系。货币主义的发展,次递形成了这两个结果。从现实世界角度看牙买加体系是布林顿森林体系的升级版本,在这个体系下,世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整体性的突破了黄金的通缩本性,货币主义便在凯恩斯主义的基础上,通过长期折腾,建立起新的宏观体系。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牙买加体系也是如此,折腾又折腾,调之又调,斗之又斗,样样都很难的,望山跑死马。这其中最主要的历史过程之一,或者说是开端,便是铁娘子发起的国有资产私有化运动。这一阶段是没有奥地利派任何事的。经济上是这样的,本来欧美各国都没钱了。老美是欠债国,自然是没钱,欧日有钱,但老美不还,还是等于没钱。现在好了,牙买加体系建立了,欧美各国私有央行发钱不需要与黄金打招呼了,只要与国债打招呼,就印呗,发一块钱国债,就发一块钱美元,或其它元,也就有钱,在央行支持下,各商业银行也就可以通过其各类白手套买下国有资产了。要不然铁娘子凭什么让英国的国有资产私有化?难道搞一场革命?这些都是货币主义在起作用。于是国家有钱了,也就能进行战略性投资了,比如老美投进了星球大战计划。于是英阿战争爆发了,收了欧洲的钱袋子,于是华盛顿共识了,狠搞了德日,钱收上来了,于是又有发国债的能力了,于是又被投进了星球大战计划,于是引爆了工业革命,实现了产生升级,也就具备了落后产能输出的能力了,于是更有钱了。硅谷好像很牛逼,其实是国有资产——星球大战计划技术产出的私有化转换器。星球大战计划创造了大量的新技术,硅谷在转民用的过程中,美国的国有技术资产流失了。资本家通过科学家的手,偷走了美国人的钱。当然这个过程是很厉害的转换过程。中国正在学这个,但国有资产不会流失,而是会成为高新技术科技国企的摇篮。这是中美的重大区别之一。不要以为国企就意味着技术落后,效力落后,管理落后,从本世纪初开始,国企已是技术先进,效力先进,管理先进的代表,简言之,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且会越来越先进。这是制度优势,没办法的事。臣妾也没有办法啊,就这意思。硅谷已经衰落。为什么?因为星球大战计划的基础科技创新的技术存量已经耗尽,而硅谷是不创造基础性科技创新的,没有这个能力,硅谷负责的是转化。星球大战计划是美国集全国之力打造的,集中力量办大事办成的,所以才能进行大量的基础科学创新,一盘散沙的大小资产阶级是绝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跨国公司也不行,,因为它需要长期不间断的巨量投资,且要实现全行业全体系的大协同大协作,哪个资本家集团或跨国公司有这个能力?早就破产了。星球大战计划就是美国计划经济的重要支点。没有计划经济,就不可能有现代国家,更何况现代强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贫道从来不赞成。一盘散沙,创新个屁。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压力之下,且苏联内部新乌合之众掌控了国家权力,于是苏联倒掉了。这些都是属于宏观的范畴,只有从宏观方面才能够认清,奥地利派有用么?没用。观察宏观问题,显微镜是没用的。而中国的新乌合之众,就喜欢用显微镜观察中国,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就他们鼻头的那点白好。说的也没错,但没卵用。将青春痘研究得再精细,也无法看清那张青春朝气的脸。当然青春痘也是毛病,有人研究,也不算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以上总体框架,主要是货币主义的贡献,突破黄金体系后,美国才能做更多的事。有没有奥地利派什么事?没他们一点事。世界各国看欧美日等国,突然从一个快要破产的状态,一下生龙活虎了,就恨不能立马成为欧美日,理论先进制度先进,于是开放市场引进投资,引进制度,与欧美日的淘汰的落后产能进行对接。于是一个个被折腾了个遍,包括苏联,这个时候奥地利派有用武之地了。搞华盛顿的四化建设,结果个个都搞成了杨白劳。坐上了纸飞机,摔成一团泥。学术一点说,各国的宏观经济体系被摔散掉了。直到中国干长工被干成了地主,2008年挤爆了牙买加体系为止。牙买加体系即使爆了,其微观经济也没什么大问题啊,只不过与尼克松大仙访华时的情况差不多而已,也只是脊梁断了而已。宏观经济体系摔散了,满地的奥地利派碎片怎么办,中国笑而不语。为什么不语呢?侬猜!欧美的政客使出浑身解数,对抗这一历史过程。招招都用到,也招招都用尽,有用么?没用。有本事再建一个宏观体系,否则再折腾也没用。政治家是资本家的代言人,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身。即政治家是资本的影子的影子。影子能决定实体么?更何况影子的影子。新乌合之众是什么,是影子的影子,即政治家的影子。可以不来,爱来不来,也没谁真的关心谁的死活,场面话不过是面子上过不过得去,人民币体系一下子融进太多的微观也不是什么好事,保持平衡也是难事一件,再平衡再平衡也要折腾许多年,少来一些,调节起来还容易些,爱死不死。又要装大爷又想混饭吃的主,还是请自便啦。也即欧美日经济结构进化的根源,不是因为微观经济的发展,而是因为宏观经济结构的发展,而引发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实现了产业升级,历史为之终结。历史是终结了,时间却还在跑,举世仰望中,时间来到了2008年。时间居然不随着历史的终结而停止,真是太神奇了。于是牙买加体系爆了。牙买加体系爆了,仍然是因为宏观出了问题,这再次证明了资本主义社会宏观经济框架的难得及脆弱,私人资本的快速扩张会快速冲破其宏观框架,此时只需一根细针轻轻一点,也就爆了。这就是私有制的牛逼之处:干死自己。也就是说,资本主义社会,侬看上去越好时,越是其危机四伏时。当然这些玩意也只有理性人才看得清。话说理性人又有多少呢?市场是理性的,因为人是理性的,这好像是神话。只有在微观经济世界里,才是如此。到菜市场买菜你是理性的,你看得到也看得懂菜。营养品就足够弄死你了,一瓶水里到底是些什么,你能搞得懂?弄死你没商量。还理性人呢。等你死过N回了,才爆出是假的是有害的了,你是乐呢,还是悲呢,还是搬石头砸天呢?这就是理性人?大公无私在微观经济世界里,是经济不道德,但在宏观经济世界里,它是脊梁。这又有几个理性人真心懂得呢?当然宏观与微观要动态平衡,如果只讲大公无私,是发展不起来的,宏观经济也是要失衡的。要有辩证法,不要教条主义。现在教条主义害是不死别人的,害死的是自己。这又有几个理性人懂得呢?好吧,已经是纸币资本时代了。什么纸黄金,就不要往脸上贴金了。也就是说,中国是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逼成地主了。完全是被逼的,说好了当长工的,我出力气,你出钱,怎么就非得做地主呢?其实做长工也没啥不好的,对吧。地主的日子也未必比长工更自在,对吧。大有大的难处,地主家也没余粮啊。做地主的行头还没制呢,难道就扯块黄布一裹?这也太那啥了吧。一声龙呤——嘎嘎嘎。
   对于资本主义体系而言,牙买加体系已经是其终点了,不可能有更高级的宏观体系产生了,马克思也是写到这里写不下去了,因为所有的推论都推论完了,怎么写下去?当然这事也不是老马说了就算的,咱们也要研究研究。谁都可以研究研究。贫道写这个系列也是从各个方面论述这个问题,至少记录一下这个伟大的历史时刻。看上去好像是一件很有乐趣的事吧。闲着也是闲着。资本主义在微观经济里,到处都是,在宏观经济里,贫道负学术责任地说,没有了。道理可以极简单地说明,好吧,黄金不好,是通缩货币,那么不要黄金了,就纸币吧,纸币都玩爆了,还玩什么?比特币?有点经济学常识好吧,比特币其它的且不论,如果作为央行币发行,便是比黄金还不如的通缩币。数字货币,你看美联储同意不。一发数字货币,美联储的私人央行性质就不匹配了,货币主义也完全不适用了。私人央行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伟大创造再被突破了,那美联储成什么了?美联储成公共的了,那还是什么美联储啊,你想死啊。贫道向全世界申明,贫道绝没有这样的想法,一点也没有,一丝也没有。关贫道屁事,操这心,贫道虽有三花护体,也吃不消这样削的,活不活啦。
   本系列之五中,贫道说牙买加体系是被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挤爆的,估计很多人是不理解的。根本原因,是因为牙买加体系存在着内在缺陷,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导致的结果,不是中国弄他的,中国没有弄他,只是防着被他弄,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那种,且成功地达到了不被弄的目的,如此而已。这就是俗话说的胎里坏。马克思主义者早就在理论上证明了现在被事实证明的事:胎里坏。奥地利学派从理论上证明了私有制与市场经济的关系,在批判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时候,那个洋洋自得,说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不能够形成有效的价格机制,于是一连串的推导,公理诞生,只有私有制才能建立市场经济,公理自然证明了新的结论,就是社会主义必然完蛋,而私有制则必然万古长青。难道社会主义就等于是计划经济,或计划经济就等同于社会主义?奥地利学派的理论砖家是万万没想到这个等式是不成立的。社会主义也可以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公理居然只是假说,且被事实证伪,超级苦逼吧。摇头晃脑的姿势是帅呢还是帅呢?当然奥地利学派有价值的一面还是要看到的,还不是一般的价值,而是极大的价值。正是因为奥地利学派的理论贡献,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提供了参考,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市场化改革作出了理论贡献,于是社会主义国家,包括越南,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在保存了计划经济的优点的同时,实现了市场化改革。这个改革的核心要点是公有制企业被改造成市场主体,统一管理,独立核算,与私有制企业,在不断扩大的市场范围里,在发展中竞争,在竞争中发展,公私经济体共同构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宏观与微观体,并且在运动发展的过程中,实现了动态的平衡。是制度性的优势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就取得了阶段性的发展优势,而不是别的。这不是补课,而是制度创新。大家都聪明人,中国人不比美国人聪明,也不比他们笨,是制度优势,与个体的聪明与否没什么关系,不要用个体聪明与否这种微观的工具来考察宏观,工具用错啦。而货币主义的牙买加体系,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强大的宏观修正市场的能力面前,因为金融收割机失去了效用,体系运转过程中,不但失去了庞大的世界商品市场的主导权,而且背上了不断增加的巨额债务。欧美日纸币资本体系为了维持其纸币宏观资本系统的简单再生产,必须不断的增加新的债务。就不要搞什么扩大再生产了,挺累人的何必呢。今年贫道夜观天像,看紫微星曾有黄气燎绕,如此数夜。如此据天像可见,欧美日金融体系的再一次崩盘,已经发生了,这个过程可能要持续一年以上的时间,是一轮轮一片片的发生崩塌,这里崩了那里崩的意思。美元已进入到下跌阶段,将进入弱美元周期。到明年你就真的明白了,因为明年的美元指数大概在六十左右。然后,然后的事情,贫道也要到那时看,现在看不出。也就是说,今年一年都将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天崩地裂在面前,明年此时,贫道相信大家都可清楚地看出来了。英国脱欧是崩盘的集结号,病毒是恐怖分子也是手段。贫道说的是其经济学内容,而不且刑侦学内容。贫道刑侦学是外行,也没兴趣,不能与贫道的天文学功力相比。世事看似失控,却是全在掌握。看似全在掌握,又是全面失控。这是宏观的问题,明者自明,很简单的。不明者,也是乐事一件,至少能从丰富多彩这个层面感谢生活,而不是什么一地鸡毛的无聊。阶段性的看,世界资产阶级整体性投降了。据说中美答了第一阶段协议,贫道是看不懂的,看得懂的也别告诉贫道,贫道只看得懂天像,是天文学家。中国所持美债只剩下万亿了。也许这个问题的含义你是懂的,这就好。嚯嚯嚯。大概是十年前,贫道就预言了这一过程的必然发生,诸网络大仙想来还都记得这事,当时贫道没有断言这个终结的时间,因为彼时天机还未出现,现在天机出现了。贫道如此言之,对不对,时间会证明。且,中国股市的慢牛好像来了,大概会在一轮轮的吓得半死,或真吓死的过程中走出行情来。慢牛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人会在天崩地裂的过程中被吓死,所以是慢牛。
   宏观的看,资本主义社会现在仅仅在少数高端技术领域还占有一定的优势,而这些优势正被不断进步的中国不断的削弱,其社会生产的总体系业已瓦解。被打断了脊梁这个比喻,差不多是合适的。这样说,完全是经济学的意义,没有一丝道德方面的因素。当然这个比喻也不是太准确,应该说是自己摔断的,不是被打断的,且是在不怀好心的情况下,想将别人推下悬崖时,别人因为采崖边一朵无意的一转身,自己摔落悬崖这样的情况下,摔断的。说实在的,如此情况,即使东郭先生,也难以发出什么同情心,虽然东郭先生的同情心指数已是天文数字级的了。中国就是东郭先生,社会主义就是东郭先生,同情心指数太高太高,但穿上了防护服,蛇咬不到。真的一个都不能少?在此条件下,新一轮的工业革命,也必将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环境下爆发,原因很简单,工业革命不是空口白牙吹出来的,而是真金白银堆出来的。工业革命的爆发有两个重要条件,这两个条件只有在宏观的角度下才能看得清,一是需要大量的长期投资,这些投资必须集中投入到新兴科技产业之中,二是需要一个吸纳新兴科技产业的庞大市场,这两样需要很多很多钱,需要长期投资。当初老美是因为货币主义的推进,突然获得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起动资金。这一次,举例说明,现在正火的5G产业,不是说建立很多5G相关技术的科技公司就行了,如果这样,老美比中国可能还更有优势一点,关键在于5G体系的基础建设投资,以及5G产品的广泛使用,这个都需要钱,都需要大量的长期的投资,不是几万亿美元之类的小钱就能解决的,也许是几十万亿,几百万亿,乃至千万亿级,或者更多。欧美日的5G体系到现在建了没有?屁。为什么?没钱了。更何况智慧城市、智慧大都市、智慧社会这种级数的推进,国债那么高,百姓债务那么高,哪来的钱投啊。能维持基本的社会运转,不要闹出什么大笑话,那就是谢天谢地谢祖宗了,且是祖宗真的显灵了。好吧好吧,是上帝显灵了。当然现在成本又增加了,先渡得过疫情这道关,再扯其它吧。也许啊,这一次疫情就是他们过不去的关。话说世界金融系统里那么多钱,就不能投么?世界金融系统里的钱与国家的钱是两回事,国家的钱是公共的资产,世界金融系统里的钱是资本家的钱,难道让资本家为国家作贡献,化私为公?如果这样,不就是社会主义了嘛。嘎嘎嘎。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咱不是有意的,绝没有冷嘲热讽,而是有事说事,没事就洗洗睡了的意思。
   中国的钱哪里来?不是来自货币主义,如果来自那里,中国很快就会把自己玩爆了,老美前车还在那里呢,这不需贫道多解释,贫道也不担心,这世上从来不缺聪明人,聪明人多了去了。中国的钱,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燃料,推动力之主源是中国的国企央企,其中包括中国的央行及国有商业银行之综合利润,它本是中国人民创造的,也将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形式,还给中国人民,乃至造福世界人民,同时中国的国企央企也会在工业革命的进程中,不断的浴火重生。工业革命啊,不只是第四次,还会有第五次还会有第六次等等次——想不想搭这个顺风车?你说了不一定算。其实车上的位置是有限的,都想上车的话,这坐位就不够了,肯定是远远不够的。先买票再上车也不合适,头疼啊。什么?不让我上就死给你看?哎呀呀这事弄的。东郭先生啊——呜嗷嗷嗷。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打赏鼓励一下!

1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淮安旗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站务联系:0517-89881939     苏公网安备 32080102000196号

1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