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查看: 1231|回复: 1

尤金少将:汗谢洪与北哈马-南伊德利普包围网将结束这场...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8187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824
发表于 2019-8-23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9年8月19日清晨,笔者获得了一条十分重要的消息:叙利亚时间2019年8月18日夜间,叙利亚政府军“老虎”部队以及第四装甲师和国防军各一部、在打穿叛军防线后发起追击,接连突破了叛军重镇汗谢洪西北的两道防线,先锋部队的一个机步营已攻进市区周边的防区和检查站。
至笔者开始撰稿时的8月19日下午3时,第四装甲师一部已攻下汗谢洪市北方的制高点Nar山,并在山上架设了火力支点。很明显,这是“老虎”哈桑将军惯用的战术。笔者在此乐观的认为,用不了多久,汗谢洪就会再次回到叙利亚人民的手中。
8月21日下午,汗谢洪方向叙军已经会师,本文写于18日,政府军打得快不能赖观网放文慢,笔者稿费应该还在
谢汗洪地处叙利亚西北的伊德利普省南部、哈马省的北边,是一个人口不多、占地面积也不大的城市。但由于当地位于山区中的制高点,又靠近贯通叙利亚南北的M5号高速公路,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故自2014年叛军占领谢汗洪以来,一直都将之视为重要的屯兵地与物资集散据点。
除了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外,汗谢洪市的重要性还体现在其周边数量可观的农田和牧场上。自中东战争失败、戈兰高地丢失以后,叙利亚的粮食和蔬菜供应就在相当程度上依赖进口;内战爆发后,大量的农田又因为战火的摧残和农民的流亡而变得荒芜,粮食自给更加难以为继。
在叙军战况最为危急的2015年,叙利亚政府丢失了全国60%的主要产粮区和70%的产油区及炼油设施,既没有足够的粮食,也失去了换取粮食的资源。根据某超级大国曾经的乐观预测,在2015年秋季到2016年夏季这个时间段内,叙利亚政府的控制区就将爆发饥荒,其政权也会因此土崩瓦解。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坚守阿勒坡监狱和代尔祖尔机场的叙利亚军民们可以在每天不到一百克的食物配给下坚持抵抗;而更让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即便在叙利亚政府已经危如累卵之际,中国也依然选择站在叙利亚人民这一边。一架架满载种子的飞机与装满救济粮、灌溉设备和农机具的货船不断的抵达,帮助叙利亚人民战胜了饥饿,并在战场上重夺了主动。
2017年12月运抵叙利亚的援助大米,在这场漫长的战争中,来自中国的粮食援助避免了上百万人的死亡
话虽如此,但无论是叙利亚政府还是叙利亚民众,都仍然生活在粮食危机的阴霾之下:在革命城和拉卡周边地区,驻扎当地的叙利亚民主军利用美军提供的粮食配给来恐吓和控制当地的阿拉伯人和突厥部落,甚至还有民主军故意在很远的地方设置粮食发放点,而后在居民领取粮食的必经之路上设卡盘剥民脂民膏。
而在政府军控制区,尽管有粮食配给,但市场上的商品粮供应却严重不足,非主要城市的商店也缺乏足够数量的主食类货品。许多民众需要在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援建的食品店铺门前排相当长时间的队才能领到主食配给,这无疑降低了整个国家系统的运行效率。
伊德利普战役政府军的指挥官,绰号“胖虎”的哈桑中将(以前叫老虎),这位传奇将领在战争中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与之相对的是,在汗谢洪市南方、阿勒颇省西部与哈马省北部的平原和丘陵地带,几乎占了叙利亚主要产粮区的10%。不过叛军并不怎么擅长农耕,比起自己或者让奴隶种地,他们更喜欢直接食用由美国和沙特提供的成品粮。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叛军对于那里的控制力很薄弱——当地拥有数量相当多叛军经营已久的市镇。
阿勒颇解放后,原本盘踞在阿勒颇市内的大量叛军被流放到此处,并修筑了掩体和防线;而后土耳其更是在阿兹塔纳会谈达成的停火期间,依托汗谢洪南边的山势和居民区修建了大量的封锁线、检查站、监测点和隔离墙,并在对应的火力点标注了射击诸元。这条防线也被亲土耳其的东方大国的某族叛军称为“二号防线”。土耳其人的如意算盘十分简单:以叛军对此地加强控制,阻挠政府军未来的北上行动,进而将自己对伊德利普地区北部和西北部的侵占行为长期化与合法化。
在布设雷区并标记好射击诸元的驻垒地带,叛军受过专业培训的反坦克小组能发挥最强的战斗力
但很快,当地叛军复杂的人员组成与糟糕的纪律性就让土耳其人陷入了无止境的头疼之中。一些叛军为了获取更多的资源,甚至打劫土耳其人的补给车队、乃至攻击土耳其军队建立的负责监督停火的哨站。最终,土耳其军队不得不灰溜溜的撤出大部分监视区块,仅在少数亲土武装的地盘上保留了少量据点。
土耳其的退却、美国人无暇分身、中国的人道援助、俄军的支援,以及叙利亚人民对于祖国统一和幸福安宁的向往,最终促使叙军于7月中旬发起伊德利普战役,并在短短的一个月里就收复了271平方公里的土地。
翻车的叙利亚叛军皮卡
在伊德利普战役初期,整个战线大致可以分为三段:东段由阿勒颇军区负责,该区域主要由第五军团、国防军数旅、巴勒斯坦圣城旅与外籍志愿军组成,由于他们面对的是要塞化的丘陵和复杂的城市区,且军队数量没有足够的优势,故东段军的主要任务为牵制和炮击压制工作;
西段军主要是由拉塔基亚省守备队一部、国防军一部、边防军一部、海军陆战队以及海军一部组成,这些部队严重缺乏重武器,面对的地形又是极为陡峭的山地,公路狭窄且被大量布雷,大部队难以展开、小部队在装备上又处于劣势,导致该部也并不具备进攻能力,在整个战役中均处于守势;
南段军则是叙利亚名将“老虎”哈桑将军率领的中央集群,包括以精锐闻名的老虎机械化师、巷战专精的第四装甲师、已故名将伊萨姆·扎赫拉丁将军的共和国卫队第104伞兵旅一部、第三装甲师一部、国防军精锐数部、独立防空单位与战术火箭军数部,这支部队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兵力与火力优势大。很显然,这支由最优秀将领率领的精锐力量将在这次战斗中担任主攻任务。
在战役开始前,叙利亚空军和俄罗斯空天军就进行了长达数个月的火力准备,他们集中攻击了在公路上行动的叛军装甲力量,并重点轰炸特工侦察到的装甲维修厂、武器弹药制造厂与叛军盘踞的地下工事和弹药储备设施。这些行动对叛军造成了不小损失,并为政府军发起突然袭击创造了机会。
叙军在伊德利普战役早期,练兵和消耗旧式武器的意图十分明显,年轻的官兵和破旧的早期型T-72坦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话虽如此,但在战役初期,叙军在南段投入的战斗部队却并不是主力单位,反而基本都是辅助作战单位,使用的也大多是自身仓储的或在之前战役中缴获的叛军旧式车辆和火炮,其发动的进攻也以试探性居多。尽管获得了俄罗斯空天军和叙利亚空军最大程度的火力支援,但糟糕的地形和长期完善的工事区还是让叙军的进攻举步维艰。
不过随着战斗的进行,叙军很快摸到了门道,开始将经验丰富的第四装甲师与老虎部队以小队的方式投入战斗。在政府军的炮兵和空中优势面前,叛军很多孤立的据点群都被一一拔除,政府军也因而夺取了伊德利普省南部的五处市镇和村庄,站稳了脚跟。
攻入伊德利普省南部城镇的叙军T-55坦克和工程车辆,这些看起来十分简陋的改装车辆都是在年初的德拉战役中缴获的
面对政府军的稳扎稳打,叛军选择集结装甲力量、武装机动车与炮兵,昼夜不停的对政府军进攻夺取的区域进行反击,以此给政府军部队制造压力和疲劳,进而在夜间政府军和俄军航空兵主力无法提供持续支援、压力达到峰值时进行总攻。由于背靠土耳其,他们的武器与弹药补充并不困难,又具备人力优势,这种高强度的战术反击对他们而言似乎是一笔不亏的买卖。在7月底围绕着伊德利普南部kafr Nabudali镇、Tall al-Sakhr村与附近几个区块的战斗中,叛军都采用了这种战术,对城镇进行不断地反击和争夺。
kafr Nabudali(纳吉布)镇周遭的争夺一度极为激烈,恐怖分子一度出动由T-72坦克和BMP-1步战车组成的合成装甲群参与反冲击
在kafr Nabudali镇与周遭城镇的战斗尤具代表性。这个镇子位于数条道路的交界处,交通地位重要,叛军在城外制高点不断地投入炮兵、对刚刚占领城市的叙军进行炮击,随后又投入30多辆坦克装甲车、40多台各式皮卡与千余名步兵,分三个批次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对城区展开反击。城内的第四装甲师官兵浴血奋战、四次击退进攻,叛军的20多台装甲车辆与20多台武装皮卡和自爆卡车被击毁、至少300名叛军伤亡,城外的炮兵阵地也三次被叙军的炮兵和航空兵炸上天,但叛军的兵力却似乎源源不绝。
当日夜间,叛军纠集了超过白天一倍的兵力再次发起攻击,叙军在城北的火力支点逐渐不支,而叛军则不断发起更为凶猛的进攻。至当日凌晨2点,叛军第三轮夜间攻势时,叙军战线被彻底撕破、被迫撤出城区,数十名士兵阵亡,1名指挥官和4名士兵被俘。
叛军在对kafr Nabudali镇周遭区域发动进攻中被击毁抛弃的BMP-1装甲车
尝到了甜头的叛军迅速开始在伊德利普省中南部集结兵力和囤积物资,对南段政府军不断的展开战术反击,并对西侧和东侧政府军进行袭扰。这些行动也都给两侧的叙军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汗谢洪也在这一过程中逐渐成为了叛军重要的补给囤积地和兵站——由于靠近M5高速公路,且距离前线较远、不易遭受炮击,周遭的路网结构适合投送兵力又易守难攻,从2014年之后政府军就未曾靠近过这座城镇,当地居住的也大多是外籍叛军们从土耳其和其他区域带来的亲属,政治上相对可靠,最终导致了这个据点的形成,而叛军对于这个自身长期经营的据点也充满信心。
同时,政府军的对手也并不仅仅是叛军。迫于西方和土耳其的压力,叙利亚政府军也不得不多次停火。不过得益于叛军的大脑残疾,即便在达成停火后,他们也依旧持续对政府军控制的地区进行炮击,甚至刻意攻击平民聚居地,这些严重违反战争法的行为最终导致政府军得以重新开战,并将战役持续下去。
说完了叛军的战术和想法,我们再说政府军的。尽管早在战役开始前,政府军就已经将汗谢洪市作为战役第一阶段的最终目标,但比起战争本身,叙利亚政府似乎更在意如何战胜“未来”——从2018年9月至2019年8月初,叙利亚政府军接近三分之一的兵员被裁撤。所有的老年人、没有读完书的年轻人、残疾人、负过伤的、兄弟战死的、服役时间严重超期的指战员几乎被全部裁撤,并投入到重建国民经济与基层政府部门的全新“战斗”中。对于这种情况下的政府军而言,尽量减少伤亡的价值胜过一场速战速决的胜利,和平的黎明即将到来,要让更多的士兵熬过最后的黑夜。
被轰炸摧毁的叛军武装皮卡车辆
本着这样的目标,政府军采用的战术显得非常稳重,逐步对叛军在伊德利普省南部的生存空间进行压缩。
在遭遇了叛军的“浪潮式反击”后,他们也迅速的调整了自身的作战方式:在拿下一定区域后,不再急于迅速进行下一次进攻的准备工作,转而以少量精锐部队建立支点、以大量的辅助部队围绕支点建立多层式阵地;在战术上,他们的防御阵线开始变得更加富有弹性,通过营属无人机单位对敌军进行识别,而后对叛军的兵力集结地和炮兵阵地展开炮击并召唤空袭,延缓其集结速度,摧毁其协同作战的基础;在叛军发起进攻后,则优先攻击破坏力较强的自爆车和坦克,而后再攻击脆弱的步战车和输送车。失去了火力和突击支柱的叛军即便在一定防御扇面突进了政府军的防区,也无法造成像样的破坏,政府军只需要使用机动部队对这些放进来的敌人进行迂回就可以瓮中捉鳖。
与传统防御中的击溃战不同,这种“小口蚕食”的防御战可以在消耗叛军重武器的同时更有效率的消灭叛军的有生力量。
被炮击掀翻的叛军装甲车辆
意识到问题的叛军也迅速改变了策略。他们转而在白天采用机动炮兵袭扰政府军阵地,再在空军无法发挥作用的夜间采取强攻策略。他们的机动炮兵配属了搭乘改造皮卡的肩扛式防空导弹小组和高炮皮卡,并搭配极少量的专业防空弹药,对政府军的武装直升机部队构成了相当大的威胁,并造成了一定的损失。政府军空军和俄罗斯空天军不得不消耗宝贵的固定翼攻击机打击架次来应对这些威胁较大的炮兵目标。
叛军的卡车炮,这些自行火炮非常粗糙,仅仅是用卡车搭载的坦克与其他车载炮而已。哪怕不和政府军相比,和他们之前改造的车辆相比也显得十分粗糙。
而面对夜间的攻击,政府军的应对方式则更像是在打太极:他们为前线的炮兵引导单位配备了更好的夜视仪器,使暗夜环境对炮兵观测的影响降到最低;同时在夜间对守备部队的装甲兵进行轮换,阵地里白天作为火力支点的T-62和T-54系列坦克在夜间会被轮换为经过升级的T-72系列坦克甚至是T-90坦克。这些坦克的夜视能力和远距离打击能力更强,对于反坦克导弹的抗性也更强。而T-90的干扰灯在夜间就像是一双猩红色的眼睛,一眨、又一眨,这位俄罗斯姑娘可爱的形象,却成为了叛军们的噩梦。
对于叙利亚军队的敌人而言,他们的T-90坦克在夜间显得极为恐怖,无论是肉眼观测还是在夜视仪之中都是如此。当然,王世纯编辑和笔者均觉得T-90挺可爱的

在5000米外点杀敌军自爆车的T-90坦克
按照过去的节奏,在击退叛军的进攻后政府军的防御部队都会进行休整,而叛军也会在这段时间重组那些被击败的单位,并以新上来的单位再次发起进攻,这是双方悬殊的兵力数量对比所决定的。在叙利亚战争的绝大多数阶段,叛军都保持着超过政府军防御力量2倍以上的兵力,而政府军的部队则往往连预备队都很缺乏,这也使得叛军长期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
向汗谢洪市推进的叙利亚装甲兵下属的工程兵部队,他们大量使用旧式的扫雷型T-55坦克
但这次的情况不同,他们面对的叙军不仅兵力上不比他们少,其指挥官更是以不按常理出牌而闻名的老虎哈桑。从8月10日开始,每次击退叛军的反击后,老虎都会直接命令自己的精锐“猎豹”旅和第四装甲师的精锐坦克分队在凌晨直接对撤退中的叛军部队发起进攻,在摧毁叛军溃军的同时直接冲垮正在赶来的叛军轮换单位,而后继续攻击扩大战果。直到上午7时左右,这些部队的进攻矛头会由经过充分休息和热身的其他部队所接替;等进入黑夜,这些部队又会再次投入战斗,挫败叛军的反击并制造新的突破口。
8月11日凌晨,在战斗间隙用餐的叙利亚政府军士兵,这些略显沧桑的士兵们用自己的双手改变了祖国的命运
凭借着这一招借力打力,政府军迅速攻城略地,很多战略位置极为重要的村镇都被政府军迅速拿下,在局部区域更是直接越过了二号防线。被突袭的叛军仓皇撤退,甚至将不少装甲车辆、武器弹药乃至自己的家眷都丢在了城里,战线距离汗谢洪越来越近。
被政府军击毁的叛军装甲输送车残骸
叛军并不是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然而他们能做的却十分有限:派出的战术反击队伍还未抵达计划的集结点就被击溃这种事对他们几乎是无解的,而不反击就更没有时间集结兵力和囤积物资。叛军虽然兵力众多,但却不接受统一的指挥:北伊德利普诸部和科巴尼诸部对于去前线送死缺乏兴趣,而位于南方哈马省北部战线和东方阿勒颇省郊区的一号防线上的几万守军又不能轻易调动,否则防线就有被政府军集中优势兵力打穿的风险。这种情况使得叛军处处被动。
在伊德利普省南部战斗中被叙利亚空军炸翻的叛军坦克,后方是一台武装皮卡的残骸
与此同时,在东段长期维持只袭扰不进攻的第五军团突然发难。IS猎人利用沙尘暴的掩护攻取了阿勒颇省西部的2个山头和几处村镇,形成了一个占地面积数平方公里的突出部,在叛军的一号防线上捅出了一个小口子。受到刺激的东部叛军迅速调动兵力对漏洞进行封堵,老虎部队借机加快了进攻速度。至8月14日,汗谢洪西侧的村镇被政府军全部拿下,老虎部队的先锋已经逼近至距离市区不足5公里的村庄。而“戈兰”系列重型火箭炮的射程,正好是5.5公里。
2019年8月14日时前线地图,老虎部队先头部队距离谢汗洪外围仅剩5公里距离,叛军的疯狂反扑由此开始
在这里,政府军俘虏了相当数量未及撤退的恐怖分子且缴获了他们还未销毁的装备,并对其中的一些人进行了突击审讯;而汗谢洪市的叛军也立即开始调集手头的兵力与刚刚抵达的援军,对立足未稳的第四装甲师发起猛攻。
在8月15日战斗中被叙军击毁的叛军运兵皮卡,这种简陋的改装连ISIS都早已不屑使用了,说明土耳其人已经找不到人改装合格的“自爆卡车”了
但叛军在战役早期积攒下来的问题此时一股脑地全都爆发了出来——大量只经过粗糙改装的武装皮卡、几乎没有附加装甲的自爆卡车搭配破旧的坦克,像是僵尸般无脑的对政府军阵地发起进攻。很明显,在之前几个阶段的战斗中,叛军损失了相当数量的技术人员和指挥人员,他们的卡车炮、武装皮卡和自爆卡车的做工都突然变得极为粗糙,进攻战术也显得毫无章法。
政府军在之前分段拦截的基础上,投入了攻击型无人机部队对敌方的自爆卡车和高价值装甲车辆进行攻击,并使用无线电干扰设备干扰叛军的侦察和自爆无人机工作,将叛军的攻击效率和战场感知能力降到了最低。由于政府军已制造了足够宽阔的安全区,俄叙联军的武装直升机能够更为安全的投送兵力和进行火力支援,俄罗斯空天军部队则可以放开手脚,对M5公路上叛军的输送车辆狂轰滥炸。
缺乏掩护与后续部队脱节的自爆卡车根本没有制造突破口的机会,就只有挨打的份
经过三日的交火,叛军的预备队被消耗大半,余下的也疲惫不堪。即便是在夜间,城市里盘踞的叛军也无法获得丝毫的休息:“戈兰”与“冰雹”火箭炮一起轰击着汗谢洪市区,红色与黄色的火光一次又一次的将市区变成白昼。老虎部队则趁着这个机会完成了一轮休整,随即攻占了汗谢洪西北方的村镇,并开始向谢汗洪正北方的山地地带发起攻势。
政府军炮击中燃烧着的汗谢洪,图片为手机拍摄
看着汗谢洪缓缓变为废墟和火海的北方山地叛军早已失去了斗志,仅与政府军的先锋侦察部队短暂交火后便分崩离析,政府军得以迅速夺取高地。意识到政府军对M5公路的意图后,各路叛军立即开始向公路和北方山脉区集中兵力。而正当所有人都认为老虎部队会继续向东切断M5公路时,老虎部队却再次颠覆了外界的揣测。正在城北驰骋的装甲部队突然在8月18日的深夜调转炮口,直接向南攻击汗谢洪,而已在城西驻垒防御3天的第四装甲师和第三装甲师,也在当天夜间对城市发动攻击。
政府军击落的叛军土造攻击型无人机,其翼下下挂的是土造的小型榴弹
在炮兵和空军的支援下,政府军迅速突破了城西城北的检查站和工事区,并一路攻入城市西北的郊区和多个街区。城内的叛军近乎绝望——土耳其人所留下的那些靠前(也可以说是对南)的掩体和防区根本无法有效对抗从北方压上来的政府军精锐;而面对空中不断落下的航弹,他们所依仗的反坦克小组毫无还手之力很快便覆灭了。
19日黎明前,政府军进攻部队又沿着进攻路线撤出市区,退回到已经被后续部队占领并强化了的郊区与外围街区防区进行休整,只留下被各式弹药炸得千疮百孔、布满了未爆弹和诡雷的街区。安静到诡异的宁静并没有持续太久,不到10点,炮弹便再次落入了市区。
政府军攻入汗谢洪市市区的消息显然严重的刺激到了叛军背后的主子们。法国与阿盟先后发出警告,要求叙利亚军队“落实与履行之前的停火协议”。土耳其人的行动则更加露骨,他们将更多的军事力量部署到了伊德利普省北部区域,随时准备南下、阻挠政府军对汗谢洪和整个南伊德利普地区的进攻。
但老虎显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19日下午,政府军再次调转攻势,以第四装甲师一部夺取Tal Al nar山,在这个汗谢洪北方的高地设置阵地,为政府军攻击汗谢洪、火力封锁M5公路、乃至在下一阶段继续北上伊德利普省提供新的支撑点。
入夜后,政府军继续发起行动,一路部队沿着北方山脉继续向城市东北方推进,直取公路上叛军的补给站检查站和防御据点;另一路则在炮兵的支援下,再次攻入谢汗洪市北部市区。于此同时,东段防线的叙军也发起了进攻,进一步扩大了在一号防线上的突破口,并将战线向前推进了1公里。
沿着道路推进的叙利亚部队
面对压倒性的不利,数百名武装分子搭乘残存的车辆开始从东侧撤出汗谢洪市,试图赶在政府军切断公路前逃向北方。虽然此时政府军尚未切断公路,但迫击炮和加榴炮的攻击仍然给这群突围的懦夫造成了一定的损失。面对来势汹汹的政府军和奔走逃跑的友军,检查站的守军的抵抗意志也逐渐瓦解。
至20日清晨,政府军一支由200多名官兵组成的机械化分队已经切断了M5公路,并在公路上架好了路障,部署了坦克作为火力点,切断了叛军的支援通道。尽管该市东部尚未被围,但该市已无公路与后方连接。在燃油补给被切断的情况下的汗谢洪市与南方叛军,已经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在谢汗洪外围被叙军击毙的土耳其系叛军头目
至本文完成的2019年8月20日下午3点20分,有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叙军已完全控制汗谢洪市,这里暂时不予采信(至3点30分的情况是:HTS称政府军控制了汗谢洪,政府军称并没有控制汗谢洪,俄军称正在控制汗谢洪)。目前我们可以确认的是,突破M5公路的部队与东段防线突出部的距离已不足9公里,距离汗谢洪包围圈合拢已经用不了太久了。一旦这个包围圈合拢,北哈马至南伊德利普省的农田将尽归政府,叙利亚军队将会把这个叛军手中紧握着的粮袋子一把抢回来。
士兵们在检查站外围观察M5高速公里,注意公路旁堆砌的工程车辆和运输车辆的残骸,那些都是叙利亚空军和俄罗斯空天军的杰作
在19日晚上,看着那些刚刚从叛军手中解放出来的荒芜农田和废弃村庄,笔者突然想起了朋友的祖父所描述过的、日军扫荡过的抗联堡垒村里的景象,不禁悲从中来。倒是笔者的母亲依旧很乐观:
“荒着还好啦,九月前种上快熟的荞麦,还能产一茬粮食呢,少说还能种出几万人吃个把月的粮食来。”
“真的吗?”
“真的,头伏萝卜二伏菜,三伏种荞麦,他们比东北暖和,东西肯定熟得更快,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
这也许就是农耕文明子孙特有的乐观吧。即便被战火无情的摧残,但那片土地依旧在那里,而那片土地上的人民,也会再次恢复那片土地的生机。曾经如风中残烛般摇曳的文明火种会被幸存者们传递下去,就像是火灾之后、埋藏在土壤下的种子一样,当雨露再次滋养大地之时,嫩芽终将刺破黑暗,迎来阳光。
总有一天,炊烟会回到村庄。那隐约是稻谷晚来香……总有一天,天使安心梦乡,在妈妈的怀里轻轻晃……
北哈马的农民在种最后一茬麦子,7年以后,叙利亚人又能吃到伊德利卜的麦子了,胜利终将属于正义英勇的叙利亚阿拉伯人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打赏鼓励一下!

1人打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2

帖子

148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80
发表于 2019-8-23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的感到正义力量的慢慢崛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淮安旗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站务联系:0517-89881939     苏公网安备 32080102000196号

1
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