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
查看: 1055|回复: 0

黄靖:中美贸易战中,为什么我们不断强调“中国是世界...

[复制链接]

162

主题

8187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824
发表于 2019-6-29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靖:中美贸易战中,为什么我们不断强调“中国是世界的”

作者  黄靖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
------------------------------------------------------
“加强多边贸易体制,对世界贸易组织进行必要改革。……改革的结果应当有利于维护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收窄发展鸿沟。”
这是6月28日G20大阪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世界经济形势和贸易问题的最新发言,再次把世界经济发展拉回多边协作的正轨,也为接下来中美两国领导人会晤表明态度。
6月29日,中美元首会晤,并同意中美双方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重启经贸磋商。美方表示不再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新的关税。两国经贸团队将就具体问题进行讨论。
在美国发起的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浪潮下,如何发挥G20多边机制?中美贸易问题又会在此次峰会结束后取得哪些进展?观察者网专访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黄靖教授,解读大阪G20峰会和中美贸易谈判。
6月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大阪主持中非领导人会晤。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 摄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观察者网:此次G20峰会,最受关注的莫过于习特会。5月初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直到G20前有所缓和,从国际谈判的角度,如果两国最高元首坐下来谈,会对中美贸易谈判起到什么作用?
黄靖:中美两国元首在G20会晤是意料之中的,尽管前段时间好像有点剑拔弩张,双方关系很紧张,但实际上都是一个谈判的过程和方式,并且中美双方的国内政治都需要一种强硬的姿态。6月初习近平总书记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提到,“中美之间交往频繁、利益融合,所谓脱钩难以想象”,这是一个重大的信号转变,紧接着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说明双方又要进入谈的阶段了。
无论是从世界格局还是从国内局势来看,中美双方都有这样一个意愿,希望拿出一个结果来。但这次双方领导人在大阪G20上的会见,我认为它的象征性意义要远远大于实质性意义。
为什么这么说?首先两国领导人不可能在峰会上拿出具体的协议来,这也不是他们该做的事儿,他们之所以在G20这样一个世界性活动上举行公开见面,并且见面之前都公开表示要继续谈判,说明尽管按照美国的定义,中美两国现在是战略竞争者,但是双方都知道贸易战会两败俱伤,所以都希望能够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这次峰会的意义就在于两国领导愿意以谈的方式——而不是打的方式——来解决由美国挑起的贸易纠纷。
至于峰会上具体能不能出具体成果?当然不会,实际上也来得及。但是至少表明:第一,双方愿意谈;第二,能够暂停作战,美国停止加税,中国也暂停反制措施,等待双方谈出协议来;第三,双方团队应该马上会进入具体的谈判进程,我们知道这次刘鹤总理和莱特希泽也会去,而且之前他们也进行了通话,并且在马上把他们通话的事实向全世界公告,这都是非常积极的信号。
所以我大致的判断是,第一,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将会有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会见,双方承诺继续谈下去,争取拿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协议来;紧接着第二,双方团队马上进行实质性的谈判,当然这个谈判会非常艰苦,但是我的感觉大概时间节点就在八九月份,至少十月份以前要拿出东西来。因为对于美国来说,9月初劳工节(Labor Day)以后,总统大选就全面开张了,特朗普需要一个协议来表明他是有成绩的,因为特朗普在对外政策上可以表功的就两件事情:对中国的贸易战和朝核问题,所以这次两国领导人在G20峰会上的会面,是非常积极正面的。
此外,特朗普自己也明白,G20本身就是一个多边机制的产物,在这里绝大多数国家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所以如果特朗普要把中美贸易战打到G20上,肯定会孤立自己,因为不论从G20的组织形式还是大多数参与国的态度来看,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一定是失道寡助。并且大家都知道中美贸易战损害的不仅是中美两家,所有的世界经济体都要受到损失,并且往往是经济越发达的国家受到的损失越大,因为今天世界经济一体化已经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哪个国家的经济越发达,它和世界经济的结合就越紧密、越深入,中美贸易战对它的伤害也会越大。比如德国、日本都是反对打贸易战的,并不是因为他们爱中国或者不怕美国,而是因为伤害了他们自己的切身利益。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特朗普和美国的鹰派执意要在G20上打贸易战,是得不到大家支持的。我想这一点我们习近平主席拿捏的非常准确,他抓住G20这样的场合,对美国释放出“谈,大门敞开”的积极信号。
当然了,还有一个信号就是现在国内媒体在宣传的“打,奉陪到底”,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策略。对国内来说,我们需要同仇敌忾,要鼓起勇气、团结民心,所以我们对国内的宣传重点是“打,奉陪到底”。但是对外来说,我们要展现出大国担当、大国胸怀和大国姿态。正如习近平主席说的“世界好中国才好”。所以我们应该拿捏得当,搞好平衡,走两个极端都是错误,这也是我认为这次G20峰会,习近平主席将要表现出的立场和姿态。
观察者网:去年阿根廷G20峰会时,中美两国元首也有一个会谈,谈过之后贸易战的形势也有所缓和,但最终双方谈判还是陷入僵局。现在中美谈判进入到10%的核心利益区,谈判只会更加艰难,这次会不会也有这样一个反复?
黄靖:我们看问题要此一时彼一时,形势比人强,把去年阿根廷G20峰会双方达成的结果和今年做纵向比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去年的形势跟今年的形势不一样。去年美国贸然挑起贸易战,中国几乎没有任何准备,而当时中国又在进行深化改革,改革进入深水区,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舆论情绪比较悲观。从外部环境来说,美国毕竟是世界第一强国,在所谓的民主国家中处于领导地位,欧洲、日本都是美国盟国,因此我们对外部局势不是很有把握。
正是在这样一个比较艰难的情况下,美国贸然打贸易战,所以那个时候中国的策略是先稳定局势,不要让事态恶化。倾听并认真考虑美国的种种要求,并不等于完全答应这些要求。
但今年的形势就不一样了。首先,习近平3月访问欧洲,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谈的都非常好,紧接着4月,李克强总理访问欧洲,不但推动了“16+1合作”,还发表了中欧联合声明,这本来是两年前李克强总理访问欧洲时要做的事情,但当时没有成功,两年后成功了。这样我们对欧洲的态度就心里有数了,欧洲作为一个整体,是不愿意跟着特朗普跑的,不愿意加入美国来和中国打贸易战,不支持美国的单边主义,是支持自由贸易协议的,所以在中美贸易战中至少是采取中立态度的。
周边国家中,印度大选莫迪再次当选,我们和莫迪的关系也不错,和俄罗斯进入“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和日本的关系也有所缓和,去年安倍访华,中日之间签署了一个非常有战略意义《货币互换协议》,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协议。中日都担忧一旦美元垮台对双方带来巨大伤害,因为中日都大量持有美元债券和(美元)外汇储备。这个协议,说明中日两个世界上第二和第三大的经济体在世界经济走向上已经取得了战略共识,中日关系必将全面好转。
我们对世界大局有了确定的把握以后,就能清楚看到美国对中国是单打独斗,是失道寡助,世界上包括美国盟国在内的主要国家和地区都不跟着美国走,也包括东南亚。东盟各国在5月底的香格里拉对话上也明确表示要保持中立。美国失道寡助。我们对整个世界局势有了信心。
并且,今年第一季度经济表现稳定,尽管还有压力,但总体来说是稳得住的。比如外资直接投资并没有减少,反而提高,贸易逆差也没有那么大,一些重大问题和挑战也有很好的把控,这样,大家心里就有底了。
内外形势都有了积极的改变,我们的信心也大大增强了。因此,这个时候仅仅保持稳定就不够了,而是要往前行,要反击。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个道理讲清楚,不能说去年是这个样子,今年也会这样,形势变了,政策也要改变,要与时俱进,毕竟形势比人强。
当然,我们现在强调今年中国有信心了、有底气了,开始反击了,并不等于我们就不要跟美国谈,并不等于就要跟美国“血战到底”,这种做法也是错误的,干什么事情不能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习近平主席在圣彼得堡公开说中美无法脱钩,意义就在这里。我们不愿意跟美国打,但是如果美国一定要打,我们当然奉陪;当形势转换时,我们也愿意坐下来用谈判的形式化解矛盾,毕竟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大的、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把今年和去年的做法做简单比较,这是没法比较的。国内现在有些人喊着要抓投降派打崇美派,这种在外部压力下大搞内部斗争是非常不对的。从1921年成立到今天,中国共产党从来就没有被外部压力压垮过,每次到了危机存亡关头的主要原因都是因为“内斗”导致的,而且这些伤害极大的“内斗”毫无例外都是在外部压力下以“左”的形式挑起的。历史的经验教训一定要牢记,现在一定要要保持理性的立场,现在是需要团结的时候。一个重大的挑战面前,内部有或左或右、或软或硬的不同意见,都是非常正常的,没有倒奇怪了,但也要避免有不同意见就上纲上线,如果内部的不同意见都不能通过理性客观的讨论来解决,而是喊打喊杀的,我们怎么能够清醒客观地对待外部的压力?
观察者网:眼下特朗普既面临美国国内经济的压力,同时面临选举压力,很有可能继续在中美关系上做文章。您认为我们还需要做哪些防范?
黄靖:首先我们要认识到特朗普是一个不靠谱的人,从他个人的性格来说,他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我们不做好坏评价,而是客观来说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第二,我们也知道现在特朗普面对国内外局面有很多困难,并且它还要连选连任。他唯一可以拿分的地方就是对中国用强,即便这一次双方能够达成协议,也要防范特朗普的反复无常,因为对中国用强、挑战中国是他最好的拿分项目,用打压中国来迎合美国国内的政治正确,赚取选民的支持。
第三,尽管特朗普第一届总统都快当满了,但他还是个“三无”总统:第一他没有团队,美国联邦政府里有将近800多个高级职位,用我们中国的话说,有800多个厅局级以上的职位,但是特朗普任命的现在连80个可能都不到。国务院从国务卿到副国务卿、助理国务卿大概有13个人选,现在才有3个人,国防部也是。美国在全世界各地130多个大使,现在他任命的还不到30个人,这么大的亚洲就三个大使,中国大使、日本大使、韩国大使,印度大使到现在都没有。
没有团队就造成第二个“无”:没有大的战略共识,因而也谈不上什么战略方案。尽管好像两党达成了打压中国的共识,但这只是一种假象,因为这个共识没有任何具体的内容,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上任三年多了,特朗普政府还没有拿出一个前后一致的大战略,特朗普所有的政策都是临时性的、不连贯的。
第三个“无”就是完全没有完整的政策框架。没有团队又没有战略共识,所以就谈不上任何实质性的、前后有序的政策框架。特朗普现在所有的政策,包括对中国的政策都是想一出是一出。
无团队、无战略共识、无政策框架,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的政策摇摆性特别大,而且难以预估这种摇摆性和不确定性。我们要预防的其实并不是特朗普有多坏,或者特朗普政府对中国有多狠,而是要防备特朗普政府的不确定性,这包括特朗普人格的不确定性、领导力的不确定性、政策的不确定性。要防备“不确定性”给我们带来的挑战和伤害。
预防这种不确定性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要确定下来,自己要有定力,不要跟着别人走。我们今天跟着他往东走,明天他又往西走,后天又往南走,他自己本来是乱的,也把我们搞乱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有定力有智慧,不能跟着美国人走。美国人想打冷战,我们就跟着美国打冷战,这肯定是不行的。特朗普想跟你打,你就跟他打,这不是跟着特朗普走吗?不是把领导权交给了“不确定”的特朗普吗?如果说我们的方案要随着特朗普改变而改变,他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这个方案没法准备。为什么?因为可能特朗普自己就没有方案。很多人都读过《水浒传》,其中有一个很戏剧性的故事,牛二向杨志撒泼,杨志跟牛儿这个泼皮一较真,就把自己前程搞没了。现在特朗普就是牛二,我们有什么必要跟牛二较真?毛泽东主席早就说过: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就是你有你的一套,我有我的一套,所以现在我们对不确定性最好的预防措施就是拿出自己的定力来,“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按照自己的策略,按照自己的方式和利益去做。
那么现在把自己做好的最大重点应该在哪里?习近平主席早就指明了,就是要继续改革开放,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自己有点定力,可以让子弹飞一会儿。所以回答你的问题就很简单,由于美国政府尤其是特朗普本人巨大的不确定性,我们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自己要有确定性,自己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当地时间2019年6月28日,日本大阪,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四次峰会举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现在学界和商界都在评估贸易战可能给中美两国的影响,在您看来,与中国“脱钩”会对美国国内的政治和经济结构带来哪些影响?
黄靖:首先我认为“脱钩”是个假议题,中美之间根本脱不了。因为美国越是发达、越是核心的经济部门,全球化程度越高。比如市场经济中最核心的是金融,华尔街已经高度全球化了,华尔街的资本流向世界各地,成为华尔街伸到世界经济各个角落的吸血管,要让华尔街把这些吸血管拔出来,它会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所以它怎么可能脱钩?现在无论是私下还是半公开,反对贸易战最有力的就是华尔街。
接下来就是高科技,比如芯片,越是科技发达的领域,越是处于产业链高端的产业,全球化程度越深。美国的芯片有70%是为世界各地生产的,我们中国一家就买了美国将近40%的芯片。高通38%的芯片是卖给中国的,如果中国现在说不买,高通马上损失了38%的盈利。为什么现在制裁华为,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如坐针毡,美国的半导体协会一开始似乎是支持对中国打贸易的,现在也不支持了,通过各种渠道游说特朗普停一停,其实道理非常简单。
经济全球化的最具体、最重要的结果就是全球产业链的形成;环绕产业链的是投资链、价值链、市场链的分配链,全都有机地缠绕在一起,产业链最核心的是“链位忠诚”。比如生产汽车,你生产发动机,我生产离合器,他生产轮胎,还有人搞总装,把汽车造出来卖到全世界。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最佳“链位”。你发动机做的最好,就专门做发动机,我做离合器做的最好,就专门做离合器,他做轮胎做的最好,就专门做轮胎,这样大家都能发挥出自己的最大优势,完成资本的最大目的——利润最大化,大家都赚大钱。
但是如果做发动机的用自己的优势要挟其他“链位”上的人,说我不给你们提供发动机了,这样汽车就造不成了。表面上看起来做发动机的很强势,但他背叛了自己的“链位忠诚”。结果必然是做离合器的、做轮胎的、做车体的都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开始做发动机,一开始是很痛苦,很艰难。但是一旦做起来了,每个人都会做发动机了,那么背叛“链位忠诚”的发动机厂家就失去了整个产业链,失去了整个市场。这就是现在美国高科技产业面临的问题。
比如高通说我现在不卖给中国芯片了,不但中国,日本、韩国、欧洲都要开始自己研发芯片,因为大家都知道美国今天可以拿芯片打中国,明天就可能打他们,日本半导体已经有过教训。这种状况下,可能一开始大家日子都很难过,但五年、十年以后,一旦大家都能生产芯片了,高通就出局了。
所以美国和中国“脱钩”这种说法,是美国人制造出来吓唬中国的一个政治词汇。所以习近平主席有信心在圣彼得堡说中美脱不了钩。这就是答复。如果我们炒作“脱钩”,自己吓唬自己,实在没有太大的意义。我们要做的是什么?是把自己做好,告诉美国人:第一,我们不愿意跟你“脱钩”;第二,你一定要“脱钩”我们也不怕;第三,你要真的“脱钩”,倒霉的是你自己。
因为这是违反经济规律的。像今天美国这样“全政府”的打压华为,这本来就是违反市场经济的。市场经济是什么?是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全球化产业链的形成,不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府、任何一个政策就能推动的,而是全球化市场经济造成的一个结果。现在你要打破这个链条,违反市场经济,最倒霉的还是你自己。尤其对于美国来说,它的立国之本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如果它违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规律要脱钩,最后还是美国自己倒霉。毕竟中国有全世界最完整、最强大的产业链,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的,也无法取代的,我们何惧之有?
但这也不等于中国要另外搞一套,“脱钩”同样对中国没有好处。但如果美国一定要强加给我们,我们可以陪你走一段,但不能陪你去送死。所以从“脱钩”角度讲,为什么这次特朗普会软下来,不仅是为了大选,也不仅因为他情绪的不可控性,而是因为他开始认识到脱不了钩。现在美国不论是低端产业还是高端产业,都在给他施加压力,并且这个压力已经越来越从私下的变成公开的了。一个最简单例子,特朗普说不让谷歌给华为用安卓系统,但马上又给了90天的宽限期,好像是给华为多大恩典一样,其实是给美国自己宽限期。美国一直说要给中国加什么250亿、300亿、3000亿的税,但仔细看这些加税项目,几乎没有高科技产品尤其是半导体产品。因为美国知道不敢加税,加税是自己打自己。从这个意义来讲,我认为观察者网应该旗帜鲜明地提出这个观点:“脱钩”是假议题。
观察者网:贸易战中,特朗普一直奉行“美国优先”策略,中国则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您怎么评价中美这两种不同思路对国际秩序的影响?
黄靖:特朗普这个思路是非常短视、非常过时的。什么叫“美国优先”?仔细想想,美国为什么能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因为二战以后,美国建立了一个最能被大家接受的世界体系,这个体系大致有三个部分:一个是以联合国以及相关组织为中心的政治体系,一个是以WTO以及相关的贸易协议为中心的经济体系,还有一个是以世界银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和后来的亚洲开发银行、亚洲发展银行为核心的世界金融体系,这三个体系我们称之为international order,而这三个体系共同的基础是多边机制。
美国作为一个世界领导国家,他应该带着大家一起走,应该是世界好了,美国才好。特朗普说要美国优先,要美国一个人好,不管大家了,等于是把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房子不要了,出去单干,所以现在欧洲、日本不跟美国走,因为欧洲日本都是这个体系的一份子,在这个体系里有大量的利益,他们没法走出来。所以“美国优先”实际上是一种非常愚蠢的做法,用中国的话说是一个自绝于世界的做法,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失道寡助。
而我们中国要建立的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点,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博鳌论坛、“一带一路”峰会、亚洲文明大会上反复强调:世界好,中国才好。因为中国人很明白,中国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世界发展了,中国当然也就发展了。
中国是世界的中国,华为也是世界的华为。不仅仅因为我们胸怀博大,也是因为我们确确实实把道理看明白了,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大家要一起发展,世界才好,中国才好。中国是世界的,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展的基础,这和特朗普自私的“美国好,世界才好”的单边主义完全不一样。
所以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包括这么几个原则:第一,中国不另起炉灶,就是习近平两次在“一带一路”峰会上都提到,中国要维护现在的多边机制,维护现在的世界体系,维护自由贸易体系,尽管这些体系都还有曲线和不合理的地方,我们可以争取完善它,而不是想特朗普那样退群、闹群,要推到从来。维护现有的、以多边机制为基础的世界体系,就是维护世界和平。
第二,中国结伴不结盟。现在有些学者说什么你看中国在国际上没有“盟友”,甚至连个朋友都没有。他们没搞清楚习近平主席结伴不结盟的思想是非常深刻的。什么叫战略同盟?首先,同盟政策上受意识形态驱使,你信我的上帝,尊重我的价值理念,你才能跟我结盟。比如说北约、美日同盟、美韩同盟关系,都是以强烈意识形态为基础的。
其次,正因为它是意识形态为主的,所以结盟在组织形式上来说是排他的,是封闭的。
再次,这种结盟是不平等的,美国在所有的结盟关系中都是老大,美日同盟,美国是老大;北约组织,美国是老大;美韩同盟,美国是老大;五眼联盟,美国还是老大。盟友之间的关系不是平等的,是从属关系。
最后,结盟的目的是为了打仗,是为了冲突。
那什么是结伴呢?第一,结伴是利益导向,我们有共同利益,要发展、要过好日子,这是我们的共同利益。不管是信伊斯兰教的,信基督教的,尊崇儒教的,坚持社会主义的,搞市场经济的,只要我们有共同利益,都可以结伴。典型的例子就是亚投行、上合组织。
第二,结伴是开放的,是包容的。韩信用兵、多多益善,你只要和我有共同的利益,你就可以加入,上合组织、“一带一路”都在不断扩大,因为我们是开放包容的。
第三,结伴是平等的,国家不论大小一律平衡,“一带一路”也好,上合组织也好,我们都是平等的,没有说中国是老大,俄罗斯是老二,毫无这样的想法和说法,伙伴都是平等的。
第四,结伴的目的是共同发展,是创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双赢和多赢的局面,不是为了打仗。
第三个原则就是我们刚才说过的,中国是世界的,世界好中国才好,中国为了自己的发展一定会带动整个世界的发展,整个世界的发展也一定会进一步促进中国的发展,这才叫可持续性发展。
这三个原则就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内涵,和所谓的“美国优先”在本质上完全不同。我认为中国的道路一定是走得下去的,因为中国道路是正确的道路。
当地时间2019年6月28日,日本大阪,G20峰会举办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正在大阪召开的G20峰会也是一个多边机制,在西方霸权衰落、国际秩序变革时期,G20该如何继续发挥作用,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平稳发展?
黄靖:G20要发挥作用,第一,我们不干涉别人内政,不把自己的价值体系、自己的发展道路强加于他人。前段时间有人讲“中国方案”,我认为中国的方案只是针对中国的,中国对其他国家只有中国的建议,各国的问题应该由各国自己去找解决方案。我们尊重G20是多边体制,一个非常具体的原则就是不把自己的东西强加给别人。所谓的文明冲突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你觉得你的文明比别人先进,别人必须要学习,甚至把你的文明强加给别人。这样一来自然要其冲突。习近平主席说我们要互鉴互学,我们是平等的,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第二,我们要强调G20多边机制的积极性和合理性,就不能够突出任何一个大国,包括中国的地位。每个国家的分量和能力有大小,但作为G20成员资格是平等的。
第三,中国应该积极推动G20向制度化的方向发展。比如说这次G20达成一个共识、或者一个协议,要用条约之类的形式固定下来,把它制度化。不能让任何人随便退群,退群要受到惩罚。
第四,我们在G20上要坚决反对一切以不同的文明、意识形态、宗教等主观的意识形来划线站队。如果在G20中,民主国家是一边,非民主国家是一边;基督教国家是一边,伊斯兰国家是一边,这种做法和苗头,中国一定要坚决反对。首先中国自己不要说我是社会主义国家,我就和社会主义国家抱团,或者我是发展中国家,就和发展中国家抱团。经济发展上有高低之分,但政治上一定是平等的,一定要坚决反对任何以意识形态、宗教和政治体制划分阵营的做法。
【本文转自观察者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打赏鼓励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淮安旗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站务联系:0517-89881939     苏公网安备 32080102000196号

1
QQ